陕西煤业化工集团 陕煤股份
您的位置: 首页>桥山撷英>文学天地>正文
机电公司秦勇散文——冬至随笔
发布时间:2020-12-18 11:58:52 来源: 作者: 点击:

上午突然收到儿子幼儿园信息,下周一要进行包饺子活动,请家长踊跃报名参加,后知后觉中我才醒悟,冬至到了。

冬至,是中国民间的传统节日又名数九、冬节、长至节、亚岁,早在二千五百年前的春秋战国时,我们的先人就用土圭观测太阳,测订出了冬至,它是二十四节气中最早制定出的一个,在古代民间有“冬至大如年”的讲法。冬至习俗因地域不同而又存在着习俗内容或细节上的差异。在中国南方地区,有冬至祭祖、宴饮的习俗。在中国北方地区,每年冬至日有吃饺子的习俗。不要惊讶我的学识,这些都是“度娘”告诉我的。

说起冬至吃饺子,这大概是所有北方人对于冬至最深的记忆了,俗话说得好“冬至不端饺子碗,冻掉耳朵没人管”。从记事起冬至吃饺子的习俗便深深的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,且每年冬至家中包饺子,必有我的独一份韭菜鸡蛋馅饺子,实在是我对各类肉饺子提不起兴趣,记得幼时抗拒吃肉饺子,甚至一度只吃饺子皮,坚决不吃饺子馅。

记忆中的冬至都是伴随在热腾腾的饺子与家人的欢声笑语中度过。当然也有例外,那是18岁当兵那年,第一次离家远行到部队,那个冬至过得着实难忘,可以想象一群初入军营的小年轻,在家下过厨房的寥寥无几,我们班十个新兵,更是一个懂厨艺的都没有,忽然需要自己动手包饺子过冬至,难度颇大,可出门在外要学会独立,硬着头皮也要上。

首先是学和面,回忆着妈妈和面的场景,依样画葫芦地加水,揉面,揉得胳膊都酸了,却依旧是和稀泥的感觉,于是再加面,干了!那再加水……如此反复几次,换了三批人,终于算是成了,放至一边醒发,开始准备重要的馅料了。

分出两组分别去收拾白菜和猪肉,其余人马则去找适合擀饺子皮的工具,由于和面环节耽误的时间有些多,等我们赶去后厨,擀面杖已经被其他连队借完了,不得己只好找来几个啤酒瓶清洗干净充当擀面杖。

经过一番努力,我们亲手包的饺子终于下锅了,我们按捺着喜悦的心情守在锅边算着时间,时间到啦!

打开锅盖,一片蒸汽腾起,肉馅的香味扑鼻而来,拿着笊篱将饺子捞至盆中,仔细一看却都傻了眼,完整的饺子没几个,饺子皮与肉馅却是分得清清楚楚。那一刻我们都无比的怀念妈妈包的饺子,怀念家的味道。

时隔多年,每当战友聚会,在唏嘘感叹那段军旅岁月时总会提起这段关于饺子的糗事。

冬至这天,也是一年中黑夜最长的一天,至此进入数九寒天,冬季最寒冷的日子也将到来,但同时冬至也是光明的转折点,从那一天起,白昼的时间也将越来越长,黑夜逐渐缩短,有这样一句话“冬天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?” 这是英国浪漫主义诗人雪莱的诗作,我很喜欢。没错,冬天是难熬的,是苦难的,但是冬天之后一定会有春天的到来,不论冬天有多长,这是气候规律,也是人类发展规律。春天是万物苏醒,自然是生气十足的,有希望的,美好的,就好比风雨之后一定会有彩虹这样。

今年的新冠肺炎仍在全球四处蔓延,但“十四五”的宏伟蓝图已经展现,又有无数的无名英雄在为我们抵抗病毒,我坚信我们一定会战胜病毒,最终迎来春暖花开之时。

友情链接:

版权所有:陕西陕煤黄陵矿业有限公司(黄陵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)
地址: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   邮编:727307 技术支持:黄陵矿业信息中心
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hlkyjt.com.cn

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  陕ICP备案05006082号-1